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現在可以斷言,這是2018年全球最黑暗的一天

國際政治中最卑劣的一面暴露無遺:任何道義都是可以用來交易的,就看你是否出得起價。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號智谷趨勢(ID:zgtrend)  

作者:路口大爺

個體生命攪動歷史進程,很罕見。

上一次,是2015年敘利亞3歲小難民溺亡海灘所引發的歐洲難民問題;現在,是一名記者在沙特領館內遭骨鋸分尸引發的全球震蕩。

在沙特駐土耳其領事館內,一名無任何犯罪記錄的沙特記者被國家機器公然虐殺。

血腥的施暴細節,沉默的資本圈,犬儒的政客,這一場卑劣的陰謀和巨大的悲劇:

集中體現了人性中所有的罪惡,

集中體現了資本圈所有的自私,

集中體現了國際政治所有的殘酷。

現在可以斷言,10月2日,這是2018年全球最黑暗的一天。

擺在沙特眼前的,幾乎可以肯定是911事件以來最為嚴重的外交危機。這個對抗全世界的國家揚言:你們要敢發動制裁,我們就以讓油價飆到每桶200美元。

世界不寒而栗!未來真的會是一場“全球性經濟災難”嗎?

01、人性之惡

一扇門,隔著生死陰陽之界。

2018年10月2日中午,當59歲的賈瑪爾·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踏入沙特駐伊斯坦布爾領事館時,陰謀早已在暗處蟄伏。

此前9月28日,卡舒吉曾到領事館辦理離婚證明,這次他是按照預約時間來領取文件。

在孤身踏入領館大門之前,卡舒吉或許是有所防備的,他對等候在外的未婚妻森吉茲說:如果沒回來,就找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一名顧問求助。整整等了5個小時,森吉茲也沒有等到她的未婚夫,最終選擇了報警。

接下來的畫面是這樣的:

土耳其:人呢?

沙特領館:從后門走了啊。

土耳其:閉路監控呢?

沙特領館:還真不巧,壞了。

盡管沙特一口否認,但土耳其還是不屈不撓,并不惜暴露本國情報部門的監控手段,一步步還原了當天的事態發展。

03:28: 第一架搭載疑似沙特特工的豪華飛機在伊斯坦布爾降落;

05:05: 這些人分別在沙特領館附近的兩個五星級酒店登記入住;

12:13: 若干輛掛外交牌照的車輛進入領館,據稱車上是沙特特工;

13:14: 卡舒吉進入等待他許久的領館;

15:08: 車輛離開領館,錄像顯示它們駛往附近的領事官邸;

17:15: 第二架載有數名懷疑是沙特特工的私人飛機抵達伊斯坦布爾;

17:33: 監控錄像顯示卡舒吉的未婚妻簡吉茲在領館外等候;

18:20: 一架私人飛機從伊斯坦布爾機場起飛,后一架21:00起飛。

在13:14卡舒吉進入領館到15:08沙特車輛駛離領館,不到兩小時的時間里,卡舒吉到底遭遇了什么?

土媒引述一名土耳其高級官員的描述稱,根據錄音,當時有一個聲音請領事離開房間,隨后錄音中出現了卡舒吉的慘叫聲。在審訊過程中,殺手們毆打卡舒吉,并切斷了他的手指,然后把他的頭砍下來并肢解了身體,尸體隨后被運離領館。

據說在作案的時候,一名男子還建議其他在場人員,在他肢解卡舒吉的過程中放一些音樂,肢解過程只有7分鐘。

土耳其隨后在調查時發現,領館內的幾間房已經被重新粉刷,而沙特領事官邸則拒絕土耳其入內調查。

真是冷血、極端,不寒而栗。為什么一個石油大國要對一名無任何犯罪記錄的國民痛下毒手?

卡舒吉是一名社會名望頗高的自由派記者。他曾多次專訪過本·拉登而名聲大噪,后來“妄議時政”,幾度丟了主編的飯碗。此前,卡舒吉還被外派到駐華盛頓和倫敦的大使館,紐約時報稱,有人懷疑他曾為沙特的情報部門工作過。

卡舒吉也是西方媒體理解沙特王室的一扇窗口。卡舒吉一度成為沙特王室的顧問,沙特王室向來喜歡通過代理人的方式向外界釋放信息,而卡舒吉也將自己塑造為王室的非官方發言人,對西方視角的同理心使得他在國際記者和外交官的圈子里廣為人知。

直到2017年6月,穆罕默德·本·薩勒曼(人稱MBS)上位王儲,成為沙特的實際掌權人,沙特國內的形勢開始發生大轉變。MBS一邊推行經濟和社會化改革,一邊對知識分子、神職人員的批評零容忍,接連打壓、逮捕。

被視為異見者的卡舒吉在恐慌和焦慮中選擇“自我放逐”到美國。此后卡舒吉沒有保持低調,他為國際影響力不凡的《華盛頓郵報》撰寫專欄,接受美國媒體采訪,成為批評沙特王儲獨裁的標志性公共人物。卡舒吉最后一篇專欄,是抨擊MBS在也門的殘忍外交和由此造成的人權危機。

在卡舒吉第一篇《華盛頓郵報》專欄文章中,他寫道:

“我希望我們的國家茁壯成長,并實現2020愿景。我們不反對我們的政府,我們深切關心沙特,這個我們了解并且想要的唯一的家。然而我們卻成了敵人。”

在卡舒吉失蹤后,他的兒子在接受沙特官媒采訪說,外國勢力把他父親失蹤這件事“政治化”了。按卡舒吉兒子的說法,這件事很簡單,“就是一個沙特公民失蹤了”。

看來是善良限制了我們的想象力。人性冷漠之惡,已無關宗教,無關政治了。

02、資本之惡

卡舒吉失蹤一案,將沙特王室一年多來苦心經營的“開放、包容、改革”的形象徹底撕破了。

王儲MBS在接受彭博采訪時表示,沙特政府“迫切希望知道他出了什么事”,卡舒吉“幾分鐘,或者一小時”就離開了。

在土耳其發布系列證據之后,飽受壓力的沙特換了一個新口徑,除了一再否認王室對此一無所知外,CNN稱沙特還考慮將此事定性為卡舒吉在審判過程中遭“流氓殺手”誤殺。

不過,隨著多家國際媒體對細節和疑點的披露,沙特王室越來越難以洗脫關系:

1. 沙特特工與卡舒吉在領館內見面不到2個小時,這么短的時間內不太可能出現審訊出錯;

2. 一個負責審訊的特工團隊里面,有一名隨身帶著骨鋸的法醫,說明殺人極可能就是最初計劃之一;

3. 這名肢解卡舒吉的法醫專家在沙特內政部擔任高級職務,這種地位一般只會受沙特高層直接領導,不太可能自掉身價,參與一個臨時工下屬組織的流氓審訊;

4. 沙特特工搭乘的兩部私人飛機,都在沙特王室和內政部名下;

5. 其中一名特工在王儲身邊多次出現,為皇家衛隊成員,即便他可能不會對王儲直接匯報工作,也可能兼職其他,但能雇傭他誘捕卡舒吉的人極可能是沙特的情報部門、安全部門的高層。

比起半年前俄羅斯在英國謀殺特工的“諜戰片”,沙特特工的做法更像是在拍“黑幫片”。不僅如此,主事者還遠遠低估了由此造成的國際危機:

一,被殺人為記者,以沙特政府的異見者身份活躍在公眾視野,天然吸引西方媒體關注。歐美輿論緊盯此事,不斷施壓沙特,甚至提出要實施制裁。

二,領事館為一國主權延伸,是一國對另一國的法外豁免之地。在如此神圣的地方內,無理由謀殺一名無犯罪記錄的公民,這種破壞性的外交活動和政治舉動令沙特政府的信譽岌岌可危,投資者對地緣政治風險的恐慌情緒不斷蔓延。

出于對這樣一個集王權、宗教獨裁政權的恐懼,全球投資者開始看空沙特。他們紛紛逃離沙特股市。本周一開盤時,沙特股市大跌7%,跌幅創下記錄,188支交易股票里有179支收盤時虧損。即便本周盤中有小幅反彈,也可能只是沙特政府在出手救市。

自卡舒吉失蹤以來,投資者也開始對該國近月來空前的債務激增越發感到擔憂,沙特債務違約保險成本上升約30%。

放在此前,市場還認為沙特債券和貸款是新興市場中相對安全的押注,因為沙特有龐大的石油儲量,還推出雄心勃勃的財政和經濟改革計劃,與美國關系又密切,完全有再加杠桿的底氣。轉眼一瞬間,天變了。

連帶著,1萬公里外的硅谷也陷入了重重迷霧。

很多人不知道,沙特是硅谷最大的“金主”,據華爾街日報估算,2016年年中以來,沙特向硅谷注資至少110億美元。

王儲MBS通過全球最大的主權基金之一、沙特的公共投資資金(PIF)直接向硅谷注資。今年,PIF獲得了特斯拉20億美元的股份。

與此同時,它還通過軟銀 920億美元的科技投資基金Vision Fund投資其他初創企業。這個科技美元基金,雖說是軟銀孫正義在操盤,但是有450億美元來自沙特,“我們是軟銀愿景基金的創始人。”MBS在接受彭博采訪時口氣很驕傲:“我們有45%的股份。如果沒有PIF,就不會有軟銀愿景基金。”

沙特才是科技圈真正的太上皇啊。迄今為止,沙特對美國初創企業的投資總額遠超過任何一家風投基金的籌資規模。

一個是落后的王權國家,一個是全球頂尖科技的集合地,兩者的姻緣極為諷刺地闡釋了“全球共呼吸同命運”。

王儲MBS參觀硅谷

目前,這些接受沙特投資的公司更傾向于對不斷升級的爭議聲保持沉默。22家初創企業中,只有Uber的CEO因此打算取消參加一個沙特主辦的商業會議的計劃,但對很多事情都未予置評。

貪婪的資本,與道德的界限越來越清晰,這在哪里都一樣。

全美風險投資協會(National Venture Capital Association)前主席、現任職于Menlo Ventures的投資人Venky Ganesan說,對這些初創公司而言:

“有些事件你必須加以審視,并決定你想要站在歷史的哪一邊,如果此事是真的,那么它就是這類事件之一。這不僅僅是初創公司和錢的問題,這是關乎你如何看待人權的基本問題。”

03、政治之惡

比起資本戰,石油戰或許更令人擔憂。

特朗普在10月13日宣稱,若發現沙特領導人應為暗殺案負責,將對沙采取“非常有力、極其強硬的措施”。

次日沙特官媒強硬嗆聲,如果油價達到每桶80美元惹毛了美國總統特朗普,“那么沒人應排除油價跳漲至100或200美元、甚至再翻一番的可能性。”

沙特官媒警告,“如果美國制裁措施加諸沙特,我們將面臨一場重創整個世界的經濟災難。”

相較之下,沙特政府的回應則要謹慎一些:沙特“在全球經濟中有著極具影響和至關重要的作用”,必要時會采取更強力的措施報復。

今年以來,受到產量下降、供應緊張的市場預期影響,國際油價不斷走高,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漲幅已達20%以上,過去兩個月間上漲15%左右。

作為最大石油出口國的沙特一旦動用石油武器,全球大宗商品毫無疑問將應聲大漲,對于剛剛復蘇的世界經濟來說,簡直是一場噩夢。

不過,這個可能性還是比較低的。

沙特方面。且不說上個世紀沙特實施“石油禁運”的失敗,沙特一旦限制石油出口,幾十年來努力標榜的“全球穩定可靠的石油央行行長”聲譽將嚴重受損。而且它本身的經濟運行,就完全依賴石油出口。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沙特總得掂量掂量。

美國方面。特朗普周一在接受《60分鐘》采訪時說,把矛頭指向一名記者的做法“真的非常可怕且令人惡心”,如果沙特對此事負有責任,美國將“非常沮喪和憤怒”,沙特將受到嚴厲“懲罰”。

大棒高高舉起,卻輕輕落下。

特朗普接著說,他不贊成美國“制裁”沙特,放棄和沙特的軍火交易是“愚蠢的”,因為這可能會影響美國就業。言下之意,給點顏色看看就好了。

不要以為這只是特朗普“business is business”的商人本質。

沙特與美國的軍火交易背后,有一個關系中東權力格局和全球政治經濟變動的“石油美元”體系,即便沙特到現在還不能理解西方輿論對記者事件的反感,即便美國、歐洲都必須拋棄對MBS世俗化、民主化改革的幻想,但沙特依然是美國難以擺脫的噩夢。這才是沙特肆無忌憚的真實原因。

美國-沙特關系某種程度是國際秩序的軸心。美國在全球的影響,主要靠三樣:航母、石油、美元。美沙關系占了兩樣。

美元霸權與石油美元的體系密不可分。關鍵的一步,是迫使沙特向各國售賣石油,只收美元,本質上是用石油這個全球最基礎的能源,為美元做了背書——你只要離不開石油,就離不開美元。

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后,美元與黃金脫鉤,成功的用石油建立了霸權基石。

“石油美元”的運轉規則是——沙特每年出口最多的石油,收獲大量的石油美元,然后向美國購買大量的武器裝備,沙特因此鞏固在中東的地位,而美國則圓滿完成了美元的回流。而且石油用美元計價,本身就是美國能夠在全世界揮舞經濟大棒的基礎之一。

如今的美沙關系,更是建立在遏制伊朗的目的之上,互為軸心,互為盟友,重塑著中東地緣格局。特朗普上任后首次出訪就選擇了沙特首都利雅得,可見在特朗普的世界觀中,沙特核心地位之強。

 

特朗普首次總統外訪選擇沙特

如果美沙關系徹底搞崩,美國無疑會將沙特這個全球最大的武器進口市場拱手讓出。而且隨著伊朗受到制裁,油價上漲,沙特這個彈性產油國的經濟和戰略地位也越發凸顯。

另外,美國也要借助沙特在中東的地位。隨著俄羅斯對敘利亞沖突的軍事干預,俄羅斯在中東扮演的角色似乎比美國更為積極,如果再失去沙特,美國在中東的政治影響力將進一步下降。

而沙特就算仗著油價上漲之勢,也不敢輕易得罪美國。它必須借助美國的庇護來遏制國內外反對力量,如特朗普所說,如果沒有美國的援助,沙特王權兩周內就會被推翻。

如今沙特記者一事爆發,意味著特朗普在中東這兩年來的外交努力面臨極大考驗。美國向來有推崇個體生命、個體權利至上的傳統,但政客們又有自己的現實考量。

在媒體和國會施壓之下,特朗普在周一派遣了國務卿蓬佩奧前往沙特,并在必要時訪問土耳其。

相談甚歡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和沙特王儲

原本,沙土兩國就搜查沙特駐伊斯坦布爾總領事官邸一事再次形成沖突,但在蓬佩奧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會晤幾個小時后,沙特向土耳其調查人員打開了駐伊斯坦布爾總領事官邸的大門。

現在,沙特和土耳其都釋出信號,要尋求避免就本案發生直接沖突。智庫機構The Institute for Gulf Affairs的主管Ali al-Ahmed表示:

“各方似乎會達成某種妥協。沙特將指責他們的人擅自行動,并承諾將其送交司法系統。”

財新引述摩根大通資產管理公司全球市場策略師Kerry Craig的分析認為,油價可能漲至每桶90美元,但在美國中期選舉臨近的背景下,“油價可能會成為一個焦點,因此(美國)是有控制油價攀升的動力的”。

在這場三方博弈中,美國、沙特和土耳其可能已為阻止本案造成進一步的外交傷害達成了協議。

國際政治中最卑劣的一面暴露無遺:任何道義都是可以用來交易的,就看你是否出得起價。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59

相關文章

推薦閱讀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