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9億要約收購康達爾股份 京基借殼更進一步

京基集團的家底也首次公開,去年凈利潤不到3億元。

圖片來源:海洛創意

地產商京基集團對康達爾的控制更進一步。

10月18日晚間,ST康達(000048.SZ)發布公告稱,京基集團正式發布要約收購報告書,要約期為10月22日至11月20日,收購股份數量0.39億股,占總股份的10%,要約價格24元/股,這一價格比康達爾前30日平均股價溢價約23.8%。

京基集團稱,此次收購將耗資約9.38億元,資金來源為自有資金,此次收購旨在取得康達爾的控制權,不以終止上市地位為目的。收購完成后,“收購人將利用自身資源優勢和業務經驗,幫助上市公司提升管理效率、優化資源配置”;未來12個月內,也不排除進一步鞏固控制權目的或自身戰略安排繼續增持股份。

根據要約收購規則,要約收購報告書公布后3個交易日內,京基集團需要將20%的收購資金存入中登公司賬戶作為保證金。同時,要約期限截止后,只要預受到目標的一半股份,要約便意味著有效與成功。

如果此次要約收購成功,京基集團持有康達爾股份將提高至41.65%,會遠超于第二大股東華超集團31.66%的股份數量。

2013年起,京基集團開始低調“舉牌”康達爾,一路增持至31.65%,從而遭遇以華超集團董事長羅愛華為首的康達爾管理層的反擊。但8月下旬,羅愛華因“涉嫌背信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深圳公安局采取刑事拘留,能量的天平開始偏向京基集團。

從改組董事會、更換管理層,到要約收購,京基集團牢牢把控著康達爾,華超集團目前在董事會中并未有任何席位,股權事件陷入到與“寶萬之爭”完全不一樣的另一種“怪圈”之中。

甚至,在京基集團入駐康達爾之后,康達爾迅速以每月近90萬元的租金,租下了京基100大廈A座的一層物業,面積高達近3000平方米,租期五年。這似乎是要將辦公地點搬至京基的“大本營”。高441.8米的京基100大廈曾經為深圳第一高樓,為京基集團開發的地標項目。

此次要約收購報告書的公布,也第一次公開了京基集團的“家底”。截至2017年12月31日,京基集團的貨幣資金余額為45.79億元,總資產為520億元,2017年度實現營業收入85.2億元,實現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2.9億元,但這一凈利潤少于康達爾2017年度股東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凈利潤。

京基集團的收入并不穩定,根據財務報表,京基集團2015年至2017年的營業收入分別為95.7億元、129.8億元、85.2億元,其中2016年、2017年的房地產銷售收入分別為105.3億元、59.46億元,期末現金也呈逐年減少趨勢。

結合深圳的實際情況,這意味著京基集團的房地產開發業務的土地儲備規模并不大,且為城市更新項目,存在供地周期造成的銷售收入波動性。

目前京基集團在深圳還擁有水貝村、長源村、晶都片區、南約片區、珠光村、石巖上下屋等12個項目在投資開發,保證了未來房地產業務開發的可持續性。

京基集團還擁有京基100大廈、京基濱河時代等持有型寫字樓物業,截止2017年12月31日, 對外抵押給貸款銀行的投資性房地產建筑面積合計34.5萬平方米,公允價值高達252.3億元。

另外,京基集團還將持有康達爾的股票悉數質押,質押期限為2017年3月至2019年3月,融資10億元。

如果要約收購完成,京基集團要成為康達爾事實上的實際控制人,但京基集團存在著與康達爾在房地產開發業務方面存在相同、相似業務。

京基集團實際控制人、來自廣東湛江的商人陳華作出了避免同業競爭承諾,在面對相同業務時,需協商優先考慮上市公司實施業務;同時,在5年之內以各種方式解決與上市公司的同業競爭問題。

這意味著,對于房地產收入已經占據一半的康達爾而言,被京基集團“借殼”的可能性更進一步。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8

相關文章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