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佛系青年”背后:中國抑郁癥患者超過5400萬,且趨向年輕化

在國內的抑郁癥患者中,大學生所占比例正在逐年增加。數據顯示我國每年約有25萬人死于自殺,其中一半以上的人患有抑郁癥。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佛系文化的流行也折射出當代年輕人的心理狀況。

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報告,中國有超過5400萬人患有抑郁癥,占總人口的4.2%,而全人群患病率約為4.4%。

目前,抑郁癥正呈現越來越年輕化的趨勢,在國內的抑郁癥患者中,大學生所占比例正在逐年增加。數據顯示我國每年約有25萬人死于自殺,其中一半以上的人患有抑郁癥。世界衛生組織曾提出,1/4的中國大學生承認有過抑郁癥狀,而學業、人際、戀愛、家庭以及就業壓力正成為大學生抑郁癥的誘發原因。壓力之下,大學生的心理健康問題尤為重要。

在由“白鯨健康”、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家庭用藥》雜志主辦、多家心理機構協辦的健康校園行-首屆心理健康大型系列公益活動上,心理學副教授、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倪偉回憶,在大學工作的時候,總會接收來自大四學生的種種焦慮,這背后反應出如今的孩子從幼稚園開始直到高中畢業,幾乎都在為考上大學的目標努力,在這個過程中,父母會安排好一切,自己除了“好好學習”這個套餐之外,幾乎沒有其他選擇。可進了大學之后,父母提供的“學習套餐”沒了,轉而變成自主選擇的自助餐,大學生們突然就沒了方向。

倪偉建議,應該在剛進大學的時候就設立一個小目標,不是“先賺他一個億”那種,而是根據實際情況,設立一個可觸及的目標。這個目標不能太空,既要有時間限制,也要有可量化的標準。早一點找到自己的目標,早一點開始向著目標邁進,也就能更早地掌握人生的“主動權”。也能避免在臨近畢業時焦慮不安,能夠更好地掌握自己的人生。

據了解,目前大學心理健康工作實行“三級預防”措施:一級預防,未病先防;二級預防,心理中心專業老師咨詢干預;三級預防,治療及康復工作,學校心理健康工作的重點主要放在一級預防和二級預防兩項工作上。華東師范大學臨床與咨詢心理學王繼堃教授還介紹“我國高校除了設立心理咨詢中心以外,還有一項特色是配備輔導員。”以華師大為例,加入學校心理認識科學學院的新進老師都需要兼職2-3年的學生輔導員工作。

據悉,現今高校普遍非常重視學生心理健康教育工作,新生入校時會進行心理普測,篩查心理問題高危人群并進行追蹤,及時給予幫助,但同時在普測過程中發現,大學生群體中存在心理問題的比例明顯逐年增加。

與會專業人士指出,大學生的確存在著不少隱性壓力,其不同程度的抑郁情緒并不是無病呻吟,需要得到更多的重視和理解。而事實上當下 “佛系文化”的盛行的也應當引起社會對年輕人心理問題的重視。按照百度百科的解釋,佛系作為一種文化現象,有看破紅塵、按自己生活方式生活的一種生活狀態和人生態度。

但是因為文化的差異,我國社會對抑郁癥等心理健康問題尚存在“病恥感”。王繼堃教授說,“以抑郁癥為例,我在美國進修時,抑郁癥患者會主動表達,‘我心情不好,難過,可能是得抑郁癥了,你能幫助我嗎?’但我接診我國抑郁癥患者時,對方最先表達的往往是身體癥狀,往往還不能正視和接納心理健康可能存在的問題。”

但從治療角度看,國內也存在不少問題尚需解決。

“我國精神科專業醫生巨大缺口”, 財新《中國改革》雜志執行總編輯、財新傳媒創辦人之一的張進在訪談中提及,“根據現有情況評估,目前需要50萬精神科專業醫生,但在崗專業醫生僅有3萬人,通過相關學科醫生轉崗2萬人,共5萬人,尚有40多萬的缺口。作為需求補充供給的心理咨詢行業,其發展也是步履艱辛,主要是因為抑郁癥群體屬于特殊形態的診療市場,一般的商業化行為與其消費狀態適配難度較高。”

另一方面,藥物治療聯合心理咨詢是目前較為理想的治療方式,但心理咨詢的門檻比較高,不僅要找到合適的心理咨詢師并不容易,同時心理咨詢師的作用是推動和引領,真正讓人走出抑郁的,還是自我成長。此外,心理咨詢的費用較為昂貴,效果也很難立馬體現,長時間的時間和經濟投入,并非所有人都能夠承受。以抑郁癥為例,目前常規的藥物治療費用為1000元/月,心理咨詢費用則600-7000元/小時不等。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420

相關文章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直播